苦,吞咽了,才会有回甘

2018-11-27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127/bf9545d11edd4f369572db615e398369.jpeg

生活是什么?你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

或许是“北漂一族”每天朝九晚五挤地铁的常规日常,或许是创业者们整日为如何存活下去绞尽脑汁,又或许如你我一般,虽有着“壮志未酬”的理想抱负,却不得不在现实和金钱面前“点头哈腰”,一边骂着脏话一边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惬意而努力加着班。

这些或许就是你眼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可你想过在那些不属于你这个圈子的人眼中,你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呢?

“你每天的生活在你和你周围人眼中或许普通,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山里看林子的人来说,你的生活太不普通了,同样的,他们的普通生活在你眼里也一定不普通,因为你没有过那样的生活。”

这是娱小妹(ID:baoyu_18)那天采访过后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必须要说,任长箴老师的这句话让我发现自己对于“普通生活”的理解真的太过狭隘了。

回想一下,是否在某一次回家的路上,有位喜欢聊天的滴滴司机曾对你的工作好奇不已?是否每逢过年过节回到家,曾经儿时的伙伴在听到那些你看来已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时,眼中都带着些许好奇和羡慕?

同样,你是否也曾对某个职业感到好奇?或是对某类人的生活羡慕不已?诚如任长箴老师所说,其实这一切的好奇、不解和羡慕其实都源自于一句“你没有过”,仅此而已,这也正是这部被誉为“今年最后也最值得期待的现实题材电影”《生活万岁》想要告诉你的。

从豆瓣电影对于《生活万岁》寥寥数字的介绍中,大致能够了解这部纪录片的内容是什么,只不过既然被誉为“最受期待”,那必然会有它的独特之处。

显然这次程工和任长箴想说的并非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而是想告诉你,即便眼前的苟且糟糕到让你想骂娘,也依旧要奋力燃烧,因为再窄的门、再远的路,都一定会有让人坚持下去的微光。

1

这里的“普通”跟你眼里的“普通”不一样

初见程工导演,娱小妹最大的感受便是真实、简单,甚至有些“佛系”,他说话直来直去、简单明了,真实的有些不像这个圈子里的人,采访时还常会陷入一种沉思状态,一度让人觉得他到底是在思考如何回答还是心系楼上未完成的工作。

就连他自己都自嘲说“我这样的人平常不是特别会交流,又闷又不够亲近、一点也不好玩。”

对于他的这种“佛系”状态,多年的合作伙伴任长箴也直言“他是心中有、口中无的直觉型,直觉很准也有自己的内心世界,但却不善于主动表达,所以很多时候他需要另外一套系统帮他将内心的想法翻译出来,而我就是他的翻译机。”

正因如此,程工和任长箴之间并非传统意义上那种分工的合作模式,而是一种互补的合作,用任长箴的话说就是“他缺乏某些东西,而我正好能补上”。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当娱小妹问到“为什么想做这样一部纪录片”时,程工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想起来就做了”,可任长箴却说,其实这些以爱为主题,以普通人为题材才是他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的。

“他做这个片子绝不是突发奇想,而是厚积薄发,因为他一直以来对普通人的情感都非常关注,甚至做其他题材时,目光所及的也这些人物,所以只要让他遵从本心讲故事,内核一定都是一样的,不同的可能只是片名和处理方式而已。”

但虽说关注点是普通人,但诚如娱小妹开篇所说,每个普通人也都有着不同的经历,而程工导演的选择标准在他嘴里只是“凭直觉和看小报、看当地新闻”如此简单,但任长箴却说这是他的长期积累。

“这些人都是身在困境当中的人,因为他们有讲故事的基础,而程工在找这些人之前,也一定会有自己想出来的人设,比如一个孤独从事某项工作的人,他提出要求之后,大家就会帮他去寻找这样的拍摄素材。”

就像程工所说,看小报、看新闻、看各种猎奇视频其实只是他素材的来源,为了寻找素材,他甚至还会召集团队一起看,但与普通人不同的是,当别人还只是停留在猎奇层面时,程工却发现了这些猎奇背后的东西。

“他内心有一个想要的调性,然后在这些素材中,他看到人的愿望,人在困境当中的那些动作和状态,以及情感没有涉及到的部分,这些东西触发了他的那个点,这是双向的。”

作为一个长期关注“人”的导演,在程工眼中,每个人都是特殊的存在,也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但你的生活是否值得被记录,只怕这杆秤只有程工自己心里才最清楚。

“大千世界里的生活方式特别多,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封闭的,所谓的普通也只是非常狭隘的三五个人的角度,只要稍微一打开就会发现“普通”其实是更广义的,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这个片子让大家了解到大千世界的‘众生相’,了解其他人是怎样生活的。”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会有观众在看过《生活万岁》后忍不住感慨,“这些才是真正的生活,才是有意思的生活,才是我不曾知道和了解的生活。”

2

有些事儿没有那么复杂,就看你胆量够不够

《生活万岁》展现了15个人物,14幅人生百态,他们是一批处于困境中的普通人,每天都在面对着贫穷、疾病、衰老等各种各样的人生百态和无尽苦楚,但他们身上却永远都有着一丝微光、一股希望,让他们为之努力生、认真活。

这里有带着3岁的女儿开出租车的司机妈妈,也有长年吊在上海的高楼大厦外擦玻璃的工人爸爸;有相依为命在街头卖唱的盲人夫妇,也有刚经历失恋的成都女孩;有身患癌症在医院里扮小丑逗孩子们开心的医生,也有急需做换心脏手术的重症病人……

这些在你看来很不普通的经历,却是他们生活中的点滴琐碎。

既然是纪录片,显然这群被记录者并非职业演员,而片中拍摄的也正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很真实也很私密,对此娱小妹也很是好奇作为导演,程工到底是如何跟这群普通人沟通的,能够让他们愿意敞开自己,面对镜头时不会有一丝拘谨。

但程工却说“没有沟通,因为我们没把这个当回事儿,人家也没有拿这个当回事儿,这些都是生活中的细节,吃喝拉撒睡,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正因为他们是普通人,所以这事儿没有那么复杂。”

而对于这点,任长箴也表示,这个是程工的本事,“这个不在于被拍摄的人有多大胆量,而在于导演有多大胆量,之所以程工会说没有沟通就实现了,是因为他提出来了,而且是善意的,能够取得他们的信任,所以其实很多时候这只是提一个要求的事儿。”

因为胆子大,所以程工敢边走边拍,从不担心会被拒绝,也敢亲自去拍心脏手术,记录患者对于生的渴望,更敢十分坦诚的说上一句自己在拍摄上没遇过什么困难。

诚如任长箴所说,程工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导演,而且他的大胆是她现在甚至永远都做不到的,“你能想象拍摄对象在他面前酩酊大醉吗?他就是敢去做到这么极致,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他搞不定的,这是他非常强的一个点。”

这也是任长箴所说的那个属于程工的“另外一套系统”,强大的心脏、超强的技术,将程工内心火热炽烈的东西通过镜头完全展现了出来,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用程工的话说就是“所有想说的都在片子里了。”

虽说程工一直努力将每部作品都做到极致,但对于这次创作,他也只给自己打了65分,至于原因嘛,他说是因为不够立体。

“现在片中展现的人物偏低了,没有展现出更多层次,但这版是我在这个范畴之内最满意的,我没有遗憾,也从不给自己留遗憾。”

3

我们互补,但不是朋友

别看任长箴和程工在工作上十分默契,但说起两人的合作模式,程工形容是“互相搭桥往前走的搭档”,任长箴则说“我们不是那种可以没事儿约饭的朋友,程工是我的老师,是工作伙伴,我们在一起就是工作。”

这还是娱小妹第一次听到两个如此互补的人这样形容与彼此的关系,但事实上,两人的关系也的确如此。

就像程工听到娱小妹之后要拜访任长箴老师时,会忽然冒出一句“任老师在哪?”一样,这两位导演之间相互的沟通其实并不多,“我们两个从来没有过私底下打电话聊天、约吃饭,我们虽然聚餐很多,但都是工作餐,我跟他不是朋友。”

但在任长箴眼中,程工内心的坚持在这十年中从未有多大变化,只是在这个越发喜欢“杂耍”、依赖“明星”、谄媚“资本”的时代,他变得更加炙热,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别的导演给观众的是药、是汤,而程工给观众的是酒。尽兴,酣畅,他是“生活万岁”的灵魂。”

但其实在外人眼里,程工和任长箴却是一类人,他们都愿意遵从自己的内心,做一些干净又准确的东西,愿意发自内心的做一些能够帮助这个世界的片子,虽然他们总说自己没有情怀,但其实他们坚持“给世界带来希望”的价值观,正是他们最强大的情怀所在。

就如同他们想通过这个片子表达的一样,“进窄门、走远路,见微光。”虽然片中的人各有各的无奈,但他们却没有沮丧,反而带着希望治愈着那些对生活有抱怨的人。

是啊,把苦吐出去人不一定是幸福的,但那些将苦吞咽后还能怀揣着希望的人,一定会幸福,毕竟只要有光在远方,就一定会有继续走下去的动力,就能见到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发布于 20:09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