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一丝惊艳的迪士尼成了“炫富的土豪” | 影评

2018-11-26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a_auto,c_cut,x_201,y_0,w_677,h_451/images/20181126/aa2eb53875764b9dbced4db70785f846.jpeg

“I am bad and that's good. I will never be good and that's not bad. There is no one I would rather be than me. ”

这是《无敌破坏王1》中坏蛋联盟心理疏导会的结束宣言,是拉尔夫手握云妮送给他的“英雄勋章”跳向那座热可乐火山时的喃喃自语,也是娱小妹(ID:baoyu_18)学生时期用了好多年的个性签名。

那时的我正是因为这句话才对那个不完美也并不与众不同的自己释怀,时隔6年,它的续作《无敌破坏王2》上映了。

老实说,《无敌破坏王1》娱小妹看了不下10遍,我们这一代人对游戏厅的街机游戏有着特殊的情怀,更何况拉尔夫的成长过程总能折射出我们自己的影子。

所以那一届奥斯卡,作为皮克斯铁粉的娱小妹,是由衷希望最佳长篇动画的小金人最后能被这个笨手笨脚的邋遢大叔捧起,而不是小台灯家的《勇敢传说》最后载誉而归。

自从知道《无敌破坏王2》的上映日期,娱小妹就在翘首以盼,首映当天就充满期待的走进了影院,虽然预期太高是观影大忌,但是谁让自己与第一部的羁绊太深,也就顾不上许多了。

看完影片的心情很复杂,影片层出不穷的彩蛋确实有让人有大呼“卧槽”的惊喜。

还有灰姑娘敲碎水晶鞋时让人捧腹大笑的幽默,对互联网上种种现象实体化解构的脑洞,都让人忍不住拍案叫绝,可该有的都有了,却唯独少了第一部让人眼前一亮的惊艳,结尾更是让我产生一种顾影自怜的无奈。

其实早在《无敌破坏王1》中,迪士尼就埋下了许多彩蛋,比如街霸中的苏联老、超级玛丽中抢走公主的库巴、吃了会变大的蘑菇还有红白机经典的吃豆人等等。

但那时迪士尼由于预算问题终究还是没有放开,依旧认为彩蛋是要为剧情服务的,绝对不能喧宾夺主吧。

直到《头号玩家》的上映,终于让版权狂魔迪士尼恍然顿悟,于是《无敌破坏王2》中彩蛋的密集度真的是以“帧”为单位计算的。

为了我们的幸福他们会竭尽所能的满足我们,如果满足不了那么放手就是他们最后的成全。

虽然每次电话告诉父母这次回不去时,那边总会说没事你忙你的,可是语气中的那份失落是不是和拉尔夫听见2个月之后才和云妮能重逢时的无可奈何如出一辙呢。

每每想到这儿,那个和我们如此相像的云妮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更加可爱了。

奥斯卡·王尔德说过“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你没得到你想要的,一个是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从这一点上看,其实拉尔夫和云妮都输了,当然也包括我们。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