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变“一睡”,它真的是18年最后一部烂片?

2019-01-02阅读
//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90102/8dee8be2d3a546eabec54aaa6ff6139e.jpeg

转眼间就到了2019年,各位新年好呀!

都说新年要有新气象,这不,娱小妹(ID:baoyu_18)带着久违的影评系列回归啦~

相信在年末的时候,大家的朋友圈和微博都被“一吻跨年”这句话刷了屏。

传说只要买到12月31日21:50的这场《地球最后的夜晚》,你就可以和伴侣跟随主角们一起“一吻跨年”。

当然,娱小妹可没有这么浪漫(绝对不是因为没对象),但也凑了下热闹,早早地坐进了电影院,把影片一睹为快。

看电影前,娱小妹对它抱有极高的期待,妥妥的“只看阵容就不失望”系列。

导演是凭借《路边野餐》勇夺金马奖最佳新导演毕赣

虽然《路边野餐》是艺术片,在票房方面比较惨淡,但毕赣对长镜头的运用及艺术感,都饱受业内外好评。

演员方面,有好久不见的汤唯黄觉,相当期待看到他们之间不一样的火花。

还有各大电影节的获奖常客张艾嘉和金马奖最佳新演员李鸿其客串。这阵容,演技方面绝对是“神仙打架”的水准。

阵容亮眼+铺天盖地的宣传,甚至还有“2D转3D”的新尝试。《地球最后的夜晚》本该带给我们一场震撼的视觉盛宴,但娱小妹看完,只有“大失所望”四个字。

被营销骗去影院的情侣们和我同样是复杂的心情,豆瓣上可谓是恶评如潮。

甚至在前天一水跨年晚会的热搜榜上,“地球最后的夜晚看不懂”的话题也占有一席之地。

点进话题,无数人表示由于看不懂电影,而在观影途中睡着,还有人选择了提前离场。

就连一开始帮电影带了不少热度的抖音上,也充斥着对电影的控诉声。

其实这故事也没多复杂,大致分为了两个部分。2D是一场寻人+回忆的过程,3D则是一场虚无的梦境。

在2D部分,观众们跟随主角罗纮武(黄觉 饰)的脚步,寻找着他的恋人万绮雯(汤唯 饰)的下落。

万绮雯是杀死罗纮武朋友的凶手的情妇,罗纮武在追寻凶手时却被她所深深吸引。

两人陷入爱情,相互痴缠最后又失去联络。十二年后,罗纮武返乡,开始寻找万绮雯。

在快要接近万绮雯时,他在电影院中做了一个虚无的梦。

梦境中有去世的朋友,失踪的爱人,离他而去的母亲,还有许多不可能发生的事。

实话说,这故事怎么拍,都不至于到令人看不懂的程度。

但,毕赣导演做到了。

他采用了碎片式的镜头语言,让故事在2000年与2012年之间无缝切换。区分时间只能靠黄觉的头发颜色(时黑时白),稍不留神就会不知“今夕何夕”。

两条故事线相互穿插杂糅,但跳跃的节奏不利于观众获取信息,以至于大部分观众无法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加上电影中部分台词、对白不明所以,文艺外衣下蕴藏着无法让人了解的“电影真谛”,被故事搞晕的观众又受到了台词的冲击,对电影的观感再次打了折扣。

正当观众大致了解了故事背景以后,刚要享受电影时却又被带进了一个故弄玄虚的3D迷宫。

毕赣导演的标志就是长镜头的运用,这次在《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更是将长镜头的运用升了级。

通过2D和3D的转换,虽然很好地区分了现实与梦境,但也把整个电影带向了“故弄玄虚”的深渊。

许多镜头更像是为了“炫耀”技术而拍摄,拍摄出的效果令人佩服,可对剧情的发展没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梦境中每一个新人物的出现,看似是解开了现实中的困惑与迷思,但也正因梦境的光怪陆离与现实相差甚远,而无法产生代入感。

基于长镜头的特点,一个小时的时间,观众只能困于过于单调的拍摄手法和平缓的叙事节奏之中,疲惫感油然而生。

这与铺天盖地的通稿里承诺的“唯美爱情”,完全不一样。

说好的“一吻跨年”变成了“一睡跨年”,为了卡住0:00分的一吻,大家甚至都不敢提前离场。

本来计划好唯美浪漫的跨年夜,都毁在这部看不懂的“夜晚”上,过度营销的恶果终会降临。

曾经卖得一手好宣发的《地球最后的夜晚》,终将迎来口碑的暴跌。

我们也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地球最后的夜晚》没有这样的噱头,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它的口碑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

娱小妹觉得,不至于。

《地球最后的夜晚》说白了就是部文艺片,受众范围本来就有限,但宣发的大力推广配上浪漫的跨年噱头,无数的情侣才会纷纷为之买单。

而将文艺片抛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是这样的结果。

文艺片很难做到叫好又卖座。

《路边野餐》即便获得奖项青睐,也只收获了600万左右的票房。可吃到营销“甜头”的《地球上最后的夜晚》仅上映两日,就拿下了2.7亿的票房。

虽然口碑远不如前一部,却真正地赚了钱,给艺术片“长了脸”。

即便是看完后大部分都是不好的言论,可也给电影本身带去了关注度,比起大部分“查无此片”的艺术电影,也算死得“有头有脸”。

《地球上最后的夜晚》这一场过度营销带来的后遗症,给所有的艺术电影敲响了警钟。

不能一味地把艺术片硬塞给大众,即便有些人吃了宣传这一套,但看完成片,评价还是露怯。

艺术片有自己固定的受众,能让这部分人看懂并喜爱已非易事,想得到更多人的赞美又哪有想象的容易。

为了迎合大众,强行给电影套上虚假的壳子,必然会有所反噬,对电影本身也是一种消耗和轻贱。

总之,《地球最后的夜晚》或许将迎来“狂风暴雨”的洗礼,而这一切怨不得别人,只怪它的急功近利。